免费av

旅行家专栏 > 鸡狗乖图书馆的专栏
  • 斯洛伐克一夜

    也许斯洛伐克人早已演化出一套方法,学会深藏內里的热烈,用淡漠面向世上的冷酷艰难,但在私心里,他们始终执意守护,从未让热忱的火种冷却。我总诧异,这些不苟言笑的扑克脸,却总能用一碗红通通、热呼呼的汤,温暖你最不济的冷天。那是灰白大地间,星点最明...
    9382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9-03-27
  • 黄背心

    人文主义的中心精神,便在自由与平等。自由在于,相信每个个体都神圣、不可被侵犯,所以每个人都有行使自己意志的权力。而平等则意味着,珍视身为人类的普遍本质,而不只是看重某项边际特质。...
    3762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9-02-20
  • 魔笛与电车

    在清晨,是时候向布达佩斯告别。电车缓缓跨越多瑙河,咚隆、咚隆车子从此岸开往彼岸,河面闪烁金金灿灿阳光,没有风,水面平静如镜。放眼两边的城堡、国会大厦、皇宫、万神殿、犹太会堂,现在都安详地躺在刚刚升起的朝阳下,闪耀着鲜明与温和的橘色光泽。...
    2182 1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9-02-12
  • 废墟酒吧与温泉浴

    2000年初开始的第一间废墟酒吧,起于几个穷小伙打算卖点便宜啤酒。没钱没地,他们就在旧犹太区中,找了间摇摇欲坠的废建筑,再捡几张破凳子烂家具,顺便把拾回的废电话亭、断胳膊的人偶、锈掉的老爷车之类的古怪玩意全凑在一块,在混乱之中有了颓废的波希...
    2438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9-01-10
  • 欢迎来到安娜普纳基地营

    对我们而言,登山之迷人,不在乎拓荒与冒险,而是它在各种方面,展现出一种极端的朴素。在山上,无论阶级、无论富穷,人人平等,每人的基地营都同样遥远,每人的夜晚也同样酷寒,山屋都一样破,料理都一样烂,没有差别待遇。在山上,剥去了社会赋予人的外在价...
    1343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09-06
  • 和妈妈在葡萄牙

    我以为那个冥想画面,也许会是在山丘上的躺椅,了望如波起伏的美丽圣艾美浓,或是在某个南岛沙滩上,听着潮汐望向无尽的海天交界,甚至可能是潜水三十公尺,被鱼群和珊瑚礁环绕的黝黑深海,又或是驻足在群山环绕的雪地中,只传来小冰砾击打周遭的节拍,但却从...
    2424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07-31
  • 菲式按摩

    也许在某种层次,进步的文明也有落后与匮乏的一面。例如直到现在,我仍无法准确地想像出,在温暖的海风中飘散头发,在劳作之后,与家人并肩坐在晚风中乘凉,等着太阳下山—那种不枝不蔓、无忧且纯粹的快乐与餍足,又会是何种样貌。...
    4551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06-14
  • 车窗是最古老的电视机(下)

    我一动不动地注视着窗外,不愿也懒得把眼光移开,就像一颗沙发土豆,失焦出神地凝视着探索频道,正上演的一出没有剧情与起伏的纪录片。写实又客观的镜头底下,24小时LIVE直播人生百态,吃喝拉撒、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就像月亮从不停止阴晴圆缺,此事古...
    3215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05-07
  • 车窗是最古老的电视机(上)

    缅甸之大,直到真正抵达此地才有体会,随便一城到另一城,必耗上大半天。整列火车十几截,前面的普通车厢里挤着拎大包小包的缅甸人,走至最末尾才看见唯一一截Upper Class,我们买下了四张睡席,当晚便合法占据整个小包间,有独立进出的车门,还附...
    3497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05-07
  • 环岛十年(下)

    我期待下次环岛,环岛于我而言,是一种有始有终的仪式:你开始,走一遭,回到原点,但每一次,从未相同。...
    5109 0
    By 鸡狗乖图书馆 2018-04-02

鸡狗乖图书馆

由两位馆员鸡+犬组合而成,专职旅行。两人从自驾到骑行,从酒乡到遗迹,从大陆棚到基地营,从路边摊到星级美食……不设限旅途。鸡,韩裔美国人,挑夫、订票机器人、英文写作。犬,台湾人,中文写作。TA的窝鸡狗乖图书馆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巴道

    80后,电影工作者,现游学美国;21岁独自前往西藏,从此开始一个人的旅程,26岁开始新西兰打工度假之旅,不像纯粹的生活,也绝不是简单的旅行,比生活多了份刺激,比旅行多了份现实。
  • 傅真

    80后,曾任职英国某投资银行金融分析师;2011年5月与先生一道辞去工作,告别8年的英国生活,开始间隔年旅行,游历拉丁美洲和亚洲,16个月后结束旅行回国定居。
  • 肖长春

    自1983年利用寒暑假只身徒步近30年:走长城、走黄河、走独龙江、走怒江峡谷、走澜沧江峡谷、穿越雅鲁藏布大拐弯走墨脱(两次),间或漂流黄河,间或骑行黑龙江中俄边界、间或随马帮穿越玉曲大峡谷;也有冒死穿越川藏公路塌方区的经历,走帕隆藏布、走梅里雪山转经之路、走秦直道;目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 魏小河

    知名书评人。
  • 赵佳月

    苏州小日子生活馆主人,在广州南方报社任职十年记者。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