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av

旅行家专栏 > 续来来的专栏 > 渴望之书

渴望之书

By 续来来 2019-02-18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3659人阅读

忏悔并不需要足够多的罪恶才会做,当你想要忏悔的时候,白云忙着找另一朵白云,流水忙着奔赴下一条更大的河流。自然里,没有人注意到你这个准备忏悔的人。

 

手表上的指针指向北京时间07:00,窗外零下15℃。空乘送来刚热过的面包,黄油抹进切口,瞬间融化渗入到面包的肌理让孔洞塌陷下去,将一颗被碾碎的麦子推了出来。


飞机像一只大鸟掠过皑皑白雪的群山,大面积的黑色森林出现在视野中,那块黑色逐渐扩大,最后占满整张大地的画布。刚下过雪,雪像糖霜看似随意却均匀地撒落在森林中。“飞机是正在一块巨大的黑森林蛋糕上飞行呢。”脑子里的小人悄声说。那块黑森林蛋糕正在等那口樱桃酒来共同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很快,我应该能够闻到那最佳的味道,只缺空中出现一个手拿魔法棒头戴头巾的主妇,将魔法棒朝飞机轻轻一点,或许飞机就会喷洒出醇甜的樱桃酒。我把自己扔到了天马行空的天边,正躲在云朵里等着品尝。才发现飞机马上就要降落。而我幻想的那块黑森林,此刻变成了蓝色辽阔海面,紧接着变成了楼宇高低错落的城市。雪山、森林、海洋,落地,清晨坠落成黄昏。


(加拿大港的帆船酒店曾经也是标志性酒店)

 

黎明将至,久睡昏沉。决定从酒店步行去巴拉德湾海港边的Stanley Park公园。晨曦是凉的,城市刚醒,冷空气一步到位灌进肺里,打通了任督二脉,一个激灵,去哪里都好。海鸥漫无目的似地飞着,停泊的船帆在风里微微翻动。风来了,云飞了起来。温哥华海洋馆坐落在公园入口的一块空地上,还没有开门。四周寂静得像是那些动物都还睡着。再过两小时,可以看到嬉戏的海豹,畅游的海豚兄妹,无忧的海龟大哥,似白光闪过的大白鲸,还有一群一群的水母。在每一个精心设计的圆形水缸里,引体向上,不知疲惫,升腾、下坠,下坠、升腾,周而复始。这种精灵一般的生物,有着神奇的力量,它是透明的,心也成了透明的。


(海洋馆里一同醒来的动物)

 

临近中午走出海洋馆,林子很美,明亮而幽静。人和狗冒着热气,自行车的车轮压着冻霜的小路,有薄冰碎裂在车轮下,咔擦咔擦让人提心吊胆的声响。但我和自己已有约定,我有充足的体力,在沉醉前再往深处走一走。我像“一个东方黄昏的孩子,爱上了西方黎明的女儿。但只有凝望,不能倾诉。”在我所生活的世界仍布满了各种坚硬得难以冲破的意义,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提醒我:要把它们当回事。

 

免费av这么轻而透的空气,我有些醉氧。


(离温哥华市区最近的滑雪场惠斯勒Whistler Blackcomb)

 

听说这个北美最大的城市公园,待到四月,樱花满城。和去日本“一期一会”相比,我更喜欢北美的自然,无论是红枫还是樱花,自然有自然的样子,人有人的活法,互不干扰,各得其乐。我实在烦了那些借物言志和啰嗦的人生大道理。这个季节,只有松林醒着。驱车去山顶,一直等到山脚下的城市亮起灯火,顶楼餐厅餐桌上的烛光照亮晚餐。当我置身尘外,我像天鹅航行,像石头下沉。在雪道上不停栽跟头,和各种肤色的孩童在雪堆摔作一团,在丛林里穿上踏雪板走起来像个笨企鹅,阳光从树梢溜向海平面,冬日的红玫瑰逐日盛开。就在这雪山滑雪场和公园港口悠然地度过了一周。身体里好像有什么在寻找熟悉的人声,不能免俗地打算去看看传说中的煤气镇水街上的蒸汽钟。


(地球北端的中山公园)

(观景塔上看到的城景)

(世界上第一座利用蒸汽驱动的时钟成为当地标志性景点)

 

蒸汽钟每隔十五分钟鸣响一次,地下管道的蒸汽朝着空中喷出雾气。孩童绕着钟塔欢奔,成人站在一旁。街道五十米以外,便是海洋。海洋的那一头,是我昨晚刚下来的雪山。水街转角过一个红绿灯便到唐人街,只要一眼,便能辨认。红红绿绿,雕龙画凤,满街招牌,只是很多楼面紧锁,或者搭着空无一人的脚手架。一家叫西湖的店走进去,像是走进了某部港片里的旧上海。时空因为混乱的搭配变得错乱,江南的旗袍水乡的油纸伞,旁边站着星球大战的帝国风暴兵。真是送给老外最糟糕的“东方美学混搭”。

 

要去格兰威尔岛,当地人都以为我要去集市采购。华人在这里大部分经营着水果生鲜和制作一些饼干。奶酪、肉肠、各种腌制品还是白人的特长。除了工业建筑的外壳,这里早已成了温哥华新形态集市的代表。流浪歌手在薄雪空地支起琴架,接上电源,面向太阳,背对路人。他轻声低语地唱着,似乎根本不需要观众。


免费av(这个叫做Granville的小岛前身为工业园区,现在是温哥华集艺术文化和集市于一体的最受欢迎的社区之一)

(Granville集市里当地人自制的奶酪)

 

我没有在这里买到什么,倒是在港口吹了会冷风,结交了几个摊口的朋友,一家意大利杂货店橱窗里摆着意大利面酱、奶酪,玻璃上贴着:肥胖和糖尿病患者不宜多食。传统家常商品琳琅满目挤满了两大间屋子。房屋连接处一块木板年久失修垂了下来。微胖的意大利老人待在里屋,躲在阴暗处。他的儿子不愿来接手他打拼一辈子的老店,他寻思着把店盘出去,屋子破了,他也不是很上心,不着急找人来修。贴着价签的时钟站在阳光里,俨然一位大义凛然的法官,一刻不停地在走,货架上的食品在慢慢走向到期的日期,他和他的商店,他的房子,连同午后突然出现的我,都在一点点老去。唯独在时钟视线的盲区,一幅没有作者的待售油画,晒在太阳里,成了这个空间里唯一的生气。


(温哥华清晨)

 

我想起昨天去的唐人街,街上几乎所有的生鲜蔬菜、南北炒货店都在开门迎客。中国人不管到何时,不管在哪儿,烟火都在。一家裁缝店还贴着孙中山来温哥华那年的报纸。90岁的老裁缝熟练用着电动缝纫机,正在赶制一件婚礼四件套西装马甲的扣眼。老太太坐在门厅,灯光不亮不暗,正在读一份报纸,抬头向走进的我微笑颔首。那个笑容,烧毁了唐人街所有的不堪与衰败。

 

又一个黎明,沉睡中落地。伸手摸钥匙,发现一块从餐厅带回来的黄油化在背包侧袋。软软地,后来也没有再找到合适的面包涂上。


(寒夜遇到童话)


==========================================================================

免费av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上一篇: 沙漠里的来客

下一篇: 西安:旧长安的画皮

续来来

文字工作者,资深媒体人。长期伏案,长期旅行,长期写作。
TA的窝续来来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seamouse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战地(后)记者,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音乐节玩家,电影外景地收集人;在路上就是在上班,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抓紧深啃世界。
  • 梁子

    北京人,16岁当兵,毕业于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9次独自前往非洲,是中国首位深入非洲部落进行人文调查的女摄影师,先后在伊朗、印度、巴基斯坦、老挝、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拍摄纪录片和照片,2009年11月,成为第一位进入驻阿富汗北约军营的中国女摄影师。
  • 昆仑

    新疆大学教师,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会员,新疆观鸟协会会员;酷爱登山、徒步、地理探险、摄影和写作;十数年来,其足迹遍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境内之天山、昆仑山、阿尔金山、阿尔泰山、东帕米尔高原及塔里木、准噶尔盆地等地。
  • 邬鑫罗兰

    <span class="KSFIND_CLASS_SELECT" id="2KSFindDIV">邬</span>鑫罗兰,内蒙古呼和浩特人,从事过导游职业,被尼泊尔的神秘和美妙吸引,数次到尼泊尔旅游和考察。
  • 穆丽德尔

    穆丽德尔(哈萨克语:像幼驼眼睛一样清透),1991年出生,信仰爱、自由与朴素,崇尚自然、文学与公益,19岁开始远行,目前生活在新疆,融入当地原生态哈萨克族生活,以一个内地姑娘的眼光重新审视游牧文化,追求旅行中最极致的原生体验。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