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av

旅行家专栏 > 净源的专栏 > 被波尔图救赎的三天

被波尔图救赎的三天

By 净源 2018-11-05
马蜂窝旅行家专栏出品    |    已有1670人阅读

在波尔图的第一个白天,我几乎是直奔莱罗书店而去。这是我对波尔图最大的期待,我计划去这间世上最美的书店里好好地待上一个下午。设想中的美好场景是这样的,在书店的一角,找个舒服的单人小沙发窝进去,捧本书,读上一整个下午或许,手里还能捧杯咖啡。

 

免费av然而,现实是这样的,先排长长的队买了票,之后又排长长的队进门,然后,熙熙攘攘,目之所及,全是慕名而来的游客,每个人都挤在那为其带来“最美”之誉的铺着深红地毯的旋转楼梯口拍照。

 

一个可坐的地方都没有!

 

我想尽方法,找到几个角度,拍了几张看起来干净一点的画面,便逃了出去,毫不留恋。

 

站在书店门口的三角地上,我意识到,关于这座城市,我所知道的部分已经结束了。

 

其实我的旅行一向随心所欲,这一次独自出行更加过分。周五晚上决定去葡萄牙,周六早上订好机票,周日下午就坐上了飞机,跨越整个北美大陆与大西洋,最后当飞机降落时,我还只来得及订下里斯本的三晚住宿,没做任何功课。直到第三个晚上从辛特拉回到里斯本,已是深夜,我才想到明天退房之后该去哪里的问题。

 

只因我特别欣赏的一个姐姐说过“葡萄牙我很喜欢,尤其是波尔图”,我将未来三天的行程安排在了这座城市,知道它出产著名的波特酒,知道这里有家全世界最美的莱罗书店,除此之外,便几乎是一无所知了。波尔图最经典的行程应该是沿着杜罗河去上游的酒庄品酒,现在正是葡萄采摘季。可我滴酒不沾,便只剩下了莱罗书店。


(夜晚人群散尽之后的莱罗书店)

 

于是,10分钟后,重新站在书店门口,我一时有些茫然。我突然想做个实验,假如我一丁点儿攻略都不看,3天后,这城市将会留给我什么样的记忆呢?

 

从这时开始,之后的行程便全被直觉牵引了。能够遇到的都是景,进入生命的都是缘。本来整个欧洲最令我着迷的,就是老城里那些曲曲折折的小巷,就算什么景点都不能邂逅,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直觉并未辜负我,将我带到通往河边的几条隐秘无人却美到窒息的小巷,石板台阶曲曲折折延伸而下,紫色牵牛花盛开在路边矮墙;杜罗河上现代游艇与仿古游船来来回回,全金属结构的路易斯一世大桥与加亚新城废弃的红酒仓房的屋顶隔河相望;年轻艺人的歌声琴声吸引我一连去了三个傍晚。


(小巷)

 

看起来太佛系了些,似乎都对不起机票与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可是与生活的其他方面一样,断舍离不是去除欲望,不是一无所有,而是清楚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人在成长,心境时有不同,去不同的地方旅行带着的目的都不一样,有时候我一心只想要拍出几张满意的照片,有时候我恨不得把每一栋建筑每一幅壁画背后的故事都弄个明白,有时候我走遍大街小巷只为积攒某一种颜色的石头……这一年过得不容易,消沉低落中对许多从前喜欢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致,这一回只想拥有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时间,一个人安安静静待着,不匆忙,不心慌,不被打扰,亦不被遗忘。

 

那三个黄昏,在杜罗河与路易斯一世大桥,只有我自己知道,心底破损的一部分,正在被慢慢修复。


(杜罗河边)

 

佛系旅行并非只是河边呆坐。在波尔图的第二天,我预订了两小时的街头建筑写生课。与我的临时美术老师Jordon在巴洛克大教堂碰头,只有我一个学生,以很低的价格上了一堂私教课。

 

第一次画城市建筑,我很努力地听讲和尝试,Jordon说:教中国学生真好,听得很认真。一句随口话,却让我很兴奋,似乎为国争光了,其实更喜欢的是当好学生的那种感觉——这也是一种旅行,本质都是从平常的轨迹中短暂出离。在本来的轨迹中,我是那个追在孩子身后教中文陪练琴的妈妈,现在,我是个被表扬的好学生。


(教人画画的Jordon)

 

Jordon是伦敦人,来葡萄牙一年半了。在伦敦时画画的收入是1小时100欧元,在这里少得多,但他喜欢波尔图的阳光。我们一边画画一边聊天,街边一栋很典型的小楼,逐渐在纸上呈现出轮廓,再渐渐添加细节。他的胡子白了,所以我将他的年龄猜老了许多,于是我们聊到人的年龄,说到英国人比葡萄牙人显得年轻,因为葡萄牙有更多的阳光,人们脸上也有更多的微笑。Jordon说,他在葡萄牙也不会一直待下去,哥哥在苏格兰买了一座教堂,打算提供哈利波特主题的婚礼或聚会服务,他要去帮哥哥忙。“可是,我真的好喜欢这里的阳光啊,也许冬天还是会回来。对了,你能将这次的游记发给我吗,中文没事的,我可以用google翻译。”

 

Jordon是个很棒的美术老师,两个多小时之后,他已经令我对学画画有了点信心。他介绍附近有家曾经获得过全世界冰淇淋评比第四名的甜品店,告别后,我慢慢朝甜品店方向走去,为了不空腹吃冰,先买了块鳕鱼站在路边填肚子。阳光洒在我手上装着鳕鱼块的纸袋上时,有句话突然跳进脑海里,就像是被人翻开一本书打开其中的一页放到我眼前指给我看,那本天启的生命之书上写着:

 

免费av【亲爱的,对,就这样,放下一些对“拥有”的执着,将生命的重心更多放到“体验“中来。】

 

有些积压许久的千言万语正在争先恐后往外奔涌,虽然一个字也没说,心却一下子变轻了。波尔图的街道,似乎在瞬间提亮了色彩。

 

最后一天,我约了一堂摄影课。那是一位来自巴西的记者,名叫Pedro,来葡萄牙后在波尔图大学修硕士学位,便辞职做了自由撰稿人和摄影师。对中国,他最熟悉的是新华社,又因为在美国也生活过,一开头便问我特朗普对我们的实际生活有没有影响,呵,真是句句问到点子上。他在波尔图郊外买了一小块地,我们讨论水果和蔬菜自给自足,在听我讲到上半年在南美参加的李白跑地球活动时,他很认真地停下脚步站定,郑重其事跟我握手,说,Good for you……

 

免费av想起前段时间收到的一份礼物,是今年初在阳朔因为住airbnb而结识的隐寓客栈主善瑜,一面之缘成为朋友。在他完成珠峰登顶后的闲暇里,为我画了今年6月在秘鲁库斯科被一只羊驼宝宝亲吻的笑脸,我最爱的一张照片。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很多有趣的人,或许跟我们有类似的灵魂,或许有我们所向往而不得的精神。比起打卡必去景点和必吃美食,若能够看见这样一些人,聊一聊你们共同认可或向往的生活方式,或许,是旅行中更能打动你的部分。


(本地人的生活)

 

通往杜罗河的小巷子总共12条,Pedro带我走了其中的3或4条,只有一条跟我之前走过的重叠,却于其中意外发现了朝圣之路的黄箭头;他指给我看真正的葡萄牙人和本地老居民的房子,全世界都一样,怀旧的老人守着最后的家园,无力更改城市变迁的事实;我们走进一个很深的小巷,我坐在台阶上,一群鸽子呼啦啦不知从哪儿飞来,扑棱着翅膀落在我脚边,我抬头,眼神里充满了简单的喜悦,Pedro将这一幕完整的用镜头记录了下来,有一位老人从旁经过,耐心等待,Pedro跟他大声说话,说完转回头告诉我,“We are saying,Sheis beautiful.” 

 

免费av照片里,我身上的白色棉布连衣裙,10年前购于欧洲,这回竟然是第一次穿。这10年里生儿育女,棉布白裙隐匿于箱子最底部,可数次搬家断舍离,它竟然一直都在。前段时间已经收进要捐赠的衣物中,却在最后时刻又拿了出来,这回出行,随意抓上了。我想,那是因为它代表的文艺时代的审美,从未真正远去。

 

体重回到10年前,能够重新穿进旧日的裙子,与旅行一样,这也是尚能把握的几种自我疗愈术之一。这一趟旅行,一边找回旧日独闯江湖的勇气,一边又发觉增添了几分与自己相处的能力。所以,当然可以将这一趟波尔图之旅称为佛系,但我更愿意称之为一份久违的圆满。

 

这份圆满,也要感谢那间小巷里的民宿。


黄昏  民宿窗外)

 

第一天傍晚到达,一进门就有被击中的感觉,三面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是老城的红屋顶,像是一张风景照,窗框或阳台门为边框,夕阳正在给照片慢慢调暖色温、调高饱和。我根本不需要争分夺秒往外奔走去看城市夜景,坐在房间里发呆就很好了,写完日记,细细地磨了墨写字,不时抬头看窗外的色彩变化,先是变得越来越暖,然后慢慢冷了下去,直到被黑色逐渐吞没。

 

所以,当某个朋友担心我独行安全,劝我尽量订标准酒店时,我知是好意却也忍不住争辩:可是民宿才会有故事,才会觉得真正来过啊。

 

在波尔图的三个夜晚,我每晚带一个土耳其卷饼回到房间就再也不出去,洗漱完毕,坐在桌前,细细地磨好墨,认真写完一页洛神十三行,心是极度安宁愉悦的。很多年前曾经渴望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单身公寓,一直没能实现,于是这陌生城市的夜晚,像是一场弥补。当我回头想起波尔图,似乎有过一段青春记忆。

 

这,便是旅行的意义吧。攻略也好鸡汤也罢,问问自己当下最想要的那个部分,试着去找它。


========================================================================

微信公众账号:“寻找旅行家”,每天为你精选一篇有见地的独家专栏文章,欢迎关注,互动有奖^_^


净源

不是旅行,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亚非欧美都有过家;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现居美国西雅图,自由职业。TA的窝净源

专栏最热文章

专栏其他作者

  • 张洁平

    香港媒体人,曾任职《亚洲周刊》、《阳光时务》,现任《号外》杂志副主编。
  • 刘冉冉

    农民,按摩师,学术派。
  • 吴玺名

    台湾宜兰人,在北京8年,《孤独星球Lonely Planet旅行指南系列:广东》作者、《孤独星球》杂志作者、2014湛江旅游达人。
  • 周海滨

    非虚构写作者,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新浪▪专栏、百度▪百家、凤凰▪历史签约作者。
  • 幸公拓

    作家。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